也许是找不到足够的赞助商,汉草这个名字再次出现。

之前的如烟,不粘锅,包括后来的长虹手机,种种这些都在折射出这个社会的诚信缺失。不知道汉草这种产品和如烟的区别在哪里?

无烟中国,这只是一个梦想而已,美丽的梦想。就像教科书里构想的共产主义一样。

诗人是爱好做梦的,因此诗人往往走极端的也比较多。

太多的庸人,比如你,比如我。在这个大大的世界,小小的生存。

P.S.:热烈庆祝“拼博到底”活动离结束还有5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